企业文化

中新网评:敌视亚裔将反噬美国中心竞争力

发布日期:2021-05-05 20:30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网北京5月3日电(作者 肖欣 蒋文茜)家喻户晓,作为移民国家,包含亚裔在内的美国各族裔独特培养了本日美国,多元性、开放性、容纳性长久以来被美国人视作引认为傲的文明性命力和核心竞争力,也确切曾令美在国际竞争中失掉绝对上风。美国总统拜登在其上任百地利在国会致辞中重申,移民“对美国至关主要”。

  而拜登此言背景,却是美国移民长久以来的“艰难奋斗”和30多年来美国移民改造的“一无所获”;是正在发生的实事表明,美国社会正越来越滑向单一性、排他性、关闭性;更是这种趋势将不可防止地导致美国损失其核心竞争力。

  在美国,种族主义是全面性、体系性、连续性的存在。白人至上主义普遍存在于司法、就业、教导、医疗卫生等各个范畴。不同于非裔美国人的“受害者”印象时刻提示着美国的种族主义原罪,亚裔美国人的遭受久长以来更被疏忽,近况更趋恶化。

  亚裔美国人受到的歧视从来带有排外色彩,其核心是被视作“永恒的本国人”。在历史上,“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的概念直到1968年才首次出现。在此之前,常用的词汇是殖民颜色浓厚的“东方”(oriental),或直呼国籍。

  《亚裔美国》一书作者帕万•丁格拉曾精辟概括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的“刻板印象”和“他者”困境:“占有经济胜利、受过良好教育或宁静的形象,并不象征着他们被其别人当成或接收为‘完全的美国人’”。美国《时期》周刊曾批驳美国的历史教育说,“亚裔在美国的历史被美国人虚无化”。

  “看不见的亚裔”又往往在美国社会见临危机时,被拉出来充任“替罪羊”。香港理工大学利用社会迷信系副传授严海蓉指出,种族歧视素来不在美国消散过,它不是静态的,是跟着相干事件的产生一次次地被动员。美国种族主义者对亚裔的歧视,也受到美国对外战役的影响和社会发动。20世纪50年代有朝鲜战斗、60年代至70年代有越南战争,80年代打压日本突起,美国所谓的“敌对”国度多在亚洲。

  眼下新一轮仇视亚裔暴力行为再次印证了“亚裔替罪羊法则”。察看人士广泛剖析认为,疫情之下美国经济消退、社会撕裂、民主式微,加之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政策和反华舆论,一直鼓动和助长美国社会排外情感,并将锋芒指向亚裔群体。美多家考察机构和社会组织的统计均显示,美国针对亚裔群体的仇恨犯罪案件2020年浮现指数级增加,从语言凌辱到网络霸凌,再到暴力袭击,仅“结束仇恨亚裔”一家机构统计的反亚裔暴力事件就高达近4000起。

  新呈现的趋势是,在最新一轮亚裔反歧视活动中,亚裔不再甘当“哑裔”,美国内各领域也涌现更多的感性支援,其反思重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其一,亚裔群体并非“他者”,作为美国社会一部门,其生存处境将直接影响美国社会大环境。

  密歇根大学学者安德鲁•拉纳姆(Andrew Lanham)“以史为鉴”,在《波士顿书评》上发表《疫情中的美国种族主义》一文,以1899年夏威夷火奴鲁鲁唐人街大火为例,指出“美国以种族主义恐慌来应答疫情有着深远历史”。因鼠疫苗头,火奴鲁鲁唐人街被美军独自封闭,在系统性销毁防疫的进程中不慎引发大火。成果是,不仅当地亚裔丧失惨重,大火之乱更导致了鼠疫的传布。种族主义导致公共健康危机恶化、使少数族裔受害,并损害全部民众。

  美国精力学会、美国医学会等日前在《柳叶刀》杂志呼吁,种族主义、种族歧视及其他社会决议因素如何共同塑造更广泛的健康大环境。美国要实现健康公正,需要否认移民对美国社会的贡献,懂得并适当回应各群体和个体的不同需要,打消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歧视。

  《华盛顿邮报》视察到,亚特兰大枪击事件后,全美各地亚裔企业主担忧加剧,他们并不信赖政府会当真看待针对亚裔的威逼,维护其平安,开端本人加大安保投入、削减经营性投入、减少营业时光,而这些办法将进一步限度企业发展。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亚裔美国人领有的企业数占美国企业总数10%以上,雇员超过500万人。“不能忽视这对美国经济的严峻要挟”,该报道呐喊,“必须开始量化仇恨的经济影响。针对亚裔企业的种族主义可能会妨碍美国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中复苏”。

  其二,亚裔群体在美国在经济、科研等领域贡献功不可没,人才流失将减弱美国竞争力。

  《国会山报》评论称,和其余国家移民一样,来自亚洲的移民为美国的科研和立异作出了重大贡献。但历史上,亚裔歧视可以追溯到1882年的《排华法案》和许多歧视亚洲移民的州法律;事实中,守旧派政客努力排斥华裔移民和留学生,并宣称他们会造成“安全风险”,而事实是,这种危险能够疏忽不计,减少有才干的华裔移民和留学生对美国科创领域的奉献,“实际上是以就义美国为代价”。

  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亚裔在硅谷高科技公司的从业人数在2002年首次超过白人,近10年来,硅谷亚裔技巧职员的比例约保持在半数左右。美国经济得以从金融危机中艰巨复苏,硅谷被公认为翻新引擎,亚裔在其中所施展的国家栋梁作用不问可知。近期有不少科技领域行业报道指出,亚裔群体在美国破足愈发艰苦的背景下,出于新冠疫情、人身保险、职业发展预期等多重考量,局部华侨已打算回到中国发展,这让硅谷对人才散失充斥担心。

  “反亚裔气氛令在美工作的华人科学家心寒。”彭博社的报道称,“在城市街道上和大学内增添的反亚裔运动,严峻威胁到美国的科研基础。美国的一流大学习惯于在成千上万的中国优良申请者中挑筛选选,这一令人垂涎的远景正在离美国渐远,流向了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欧洲的大学。”“美国高校和业界的很多发明,都来自华裔移民”,在诺贝尔奖取得者、美国前能源部长朱棣文看来,美国“是在笨拙的自找麻烦,是对准了自己头部开枪。”

  其三,“被遗忘的亚裔”摇动美国内政治根基。

  美国伯克利大学的一份政治评论分析了美国亚裔在政治、政策上话语权长期处于劣势,亚裔政治参加度低,又被政治人物视作疏忽亚裔投票的借口,构成恶性轮回。文章继而指出,竞选者不再代表选民好处、创造公共利益,美国政治正在被“扭曲”。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文称,“美国在‘不同等、大众对政府缺少信任’等一系列指标上的排名全面下行”,“无奈改正国内不言而喻的民主缺点,就是辜负美国领导人在多少代人时间里始终向全世界以及本国国民所宣传的民主许诺”。

  其四,歧视亚裔侵害美国际名誉。

  如弗吉尼亚大学教学艾恩•科卡斯(Aynne Kokas)接收采访时所说,“美国在寰球提倡人权,而敌视亚裔的暴力行动是其污点。”

  韩国《逐日经济消息》发表社论,质疑美国“全球引导者”的作用,并指出,“美国必需做出更大尽力来避免海内的仇恨犯罪,而后咱们才干以为美国的外交政策是真挚的。”

  美国著名政治网站“Politico”的社论切中时弊地指出,“美国越来越被视为一个须要辅助的懦弱国家,在人权问题上,国际活动听士、集团和机构越来越把美国视为无赖”。

  遗憾的是,与“看不见的亚裔”相应,这些理性的反思声音难以被主流社会“闻声”,是美国亚裔反歧视运动中遭遇的另一重窘境。

  拜登政府上任首日即推出新的全面移民法案,其上任百天内,美国会参议院通过反亚裔痛恨犯罪的法案《反新冠冤仇犯法法》,仿佛表明美国朝野也清楚,归根结底,如美媒评论所指,美国重大的种族决裂“实质上讲是一场美国危机”。 若对亚裔所受轻视持续“抉择性遗忘”跟“自欺欺人”,终将反噬美国本身的中心竞争力。(完) 【编纂:孔庆玲】